<optgroup id="bhaeq"><em id="bhaeq"><del id="bhaeq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<acronym id="bhaeq"></acronym>

  • <cite id="bhaeq"><li id="bhaeq"></li></cite>

    <sub id="bhaeq"><sup id="bhaeq"></sup></sub>
  • <optgroup id="bhaeq"><em id="bhaeq"><pre id="bhaeq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古代詩人勵志故事的詩

      古代詩人勵志故事1:李白跳月

      南京夫子廟前,有一座文德橋。聽老輩人說,每逢冬月十五月亮當頭的時候,站在橋頭朝水上看,倒映在水里的月影子剛好分成兩半:橋這邊半個,橋那邊半個。 圓圓的月亮影子,為什么會分成兩半呢?這里有段故事。

      傳說唐朝大詩人李白,有一次到金陵(即今南京)來,在文德橋旁邊的一座酒樓上歇腳。這天碰巧是冬月十五,到了晚上,他就獨自坐在酒樓上賞月,一邊喝酒,一邊吟詩作賦。李白生平最喜愛月亮,說月亮又干凈又好看。這天晚上,他抬頭看見天上的月亮潔白滾圓,心里非常高興,就多喝了幾杯。到了半夜,李白趁著酒興,下樓走到文德橋上。他剛走上橋,一低頭,忽然看見月亮掉在水里了,河水一動,潔白的月影上就添了幾條黑紋。

      李白這時喝得醉醺醺的,只當是月亮給河水弄臟了。他靴子也顧不得脫,張開雙手就跳下橋去撈月亮。誰知這一跳,月亮沒撈著,卻把水里的月亮震破了,頓時分成了兩半兒。故事就這樣傳下來了。后來人們在文德橋旁邊修了個“得月臺”,據說那里就是當年大詩人李白賞月的地方。

      古代詩人勵志故事2:杜甫曾經以賣藥維持生計

      杜甫在 35 歲左右時到達當時的京城長安,在那里他遭到奸臣李林甫政治陰謀的打擊,沒有考中,經濟上一無比一天困窘,為了維持生活,他便設法找到了一個副業——賣藥:以送藥的方式,作為接受別人幫助的條件,這內含的苦心也實在難言了。

      杜甫第二次賣藥是在甘肅。公元 759 年,他 48 歲到了秦州(今甘肅天水),生活更加困難。他的詩中出現采藥、制藥、賣藥的句子更多了。如“秦州雜詩”二十首中便有“曬藥能無歸,應門亦有兒”之語,可見此時連杜甫的妻子也參加制藥了。他辛勤地灌溉培育著各種藥草,同時也和以前在長安一樣,不時派人將藥送到城里,換取“藥價”。

      詩人最后一次賣藥就顯得更其凄慘。公元 770 年,杜甫 59 歲,窮得連陸上都沒有安身住所了,只得住在船上。在湘江下游的潭州,老弱多病的杜甫在漁市上擺著藥攤,以維持一家生活。這一年的冬天,這位偉大的詩人便與世長辭了。

      從杜甫賣藥的歷史,我們可以深切地感到,天才的詩人在舊社會里,命運是多么悲慘!

      古代詩人勵志故事3:王之渙旗亭畫壁

      一天,冬云低壓,雪花紛飛。王昌齡、高適、王之煥三位詩人來到旗亭,飲酒賞雪。興趣正濃時,忽然,來了一群梨園伶官,登亭會宴。三位詩人馬上移坐于旁,圍爐靜觀。只聽樂工奏起樂曲,歌女清調嗓音,準備歌唱。

      三位詩人見狀私下議論。王昌齡說:“我們三人齊名詩壇,難分上下。今日聆聽歌女演唱,誰的詩入曲一首,便在亭壁上畫一橫道,最后視優劣、多少分勝負。二位意下如何?”高適、王之煥欣然贊同。

      首位歌女演唱的是王昌齡的《芙蓉樓送辛漸》,詩句是“寒雨連江夜入吳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洛陽親友如相問,一片冰心在玉壺。”王昌齡得意洋洋,趕忙在亭壁上畫一記號。

      唱畢,另一位歌女又接著唱道:“開篋淚沾臆……”這是高適的《哭單父梁九少府》,也興奮地喊了一聲:“一絕句”!也在墻壁上畫了一記號。

      第三位歌女又開口了:“奉帚平明金殿開……”這是王昌齡的《長信怨》,他興奮地又畫了一個記號,得意地說道:“二絕句!”

      王之煥平日里很自負,認為自己早已成名,現在見歌女們都沒唱他的詩,心里有些不高興。于是他穩了穩坐姿,清了清嗓子對身邊的王昌齡和高適說:“這幾個都是普通的歌女,她們只會唱‘下里巴人'的通俗詩文,可有些'陽春白雪'的高雅文章她們都不敢唱,只有高級的歌女才配唱我寫的此類詩篇!”

      他指著歌女中一位最年輕貌美,流著雙鬟的女伶說:“女伶中只有她才配唱我的詩。一會兒到她唱歌時,如果不是我的詩,我終生再也不敢與你們爭高低,我甘拜下風;如果她唱了我的詩,你們都得拜我為師!”

      “好!”王昌齡和高適都同聲贊嘆道。

      不多時,那個年輕貌美梳著雙鬟的歌女真的起身高歌了,而且她一張口便唱出了王之渙的《涼州詞》。

      黃河遠上白云間,一片孤城萬仞山。

      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。

      歌聲凄婉動聽,牽人心弦。

      聽罷,高適、王昌齡異口同聲贊道:“仁兄之詩確實高我等一籌,好詩,實在是好詩!”

    骑妹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