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bhaeq"><em id="bhaeq"><del id="bhaeq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<acronym id="bhaeq"></acronym>

  • <cite id="bhaeq"><li id="bhaeq"></li></cite>

    <sub id="bhaeq"><sup id="bhaeq"></sup></sub>
  • <optgroup id="bhaeq"><em id="bhaeq"><pre id="bhaeq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關于呼蘭河傳的讀書筆記

    2019-05-18推薦訪問:讀書筆記

      呼蘭河傳讀書筆記(一):

      《呼蘭河傳》是蕭紅的一部自傳式的長篇小說,描述她幼年記憶中故鄉呼蘭河城的風土人情和民間故事。小說第一章寫呼蘭河的自然環境和小鎮概貌,像畫卷式的展開鎮上主要的大街、胡同、店鋪,以及人們相應的“卑瑣平凡的實際生活”;第二章寫承載人們精神寄托的民間風俗,比如跳大神、常秧歌、放河燈、野臺子戲、四月十八娘娘廟大會;第三、四章寫作者小時候家里的后院景象以及與祖父的短暫生活;第五章一向到結尾分別寫了老胡家的團圓媳婦、有二伯、馮歪嘴子幾個人物的故事。

      “嚴冬一封鎖了大地的時候,則大地滿地裂著口。”開篇嚴冬籠罩下的北方自然景象,奠定了整本書的基調。賣饅頭的老頭在冰雪天叫賣,不留意跌倒,饅頭從箱子里滾了出來,有人趁此機會撿饅頭離開,老頭爬起來見饅頭不對數,只是看著那人的背影哀嘆:“好冷的天,地皮凍裂了,吞了我的饅頭了。”人們總是埋怨天氣,不埋怨人。

      東二道街上有個大泥坑,每逢下雨就變得像煉膠的大鍋,粘過蒼蠅、蜻蜓、燕子,淹死過豬狗貓雞,趕路的馬也陷進去爬不起來,人們過路也得留意翼翼,還有小孩差點被淹死。人們每隔一陣就要抬車抬馬、救人救畜,卻總是不厭其煩,而且沒有任何人說要把泥坑用土填埋起來,更沒有人這樣做。正因有了泥坑,大家有了熱鬧,還能夠因此吃被淹死的便宜的豬肉,甚至有馬陷進去被救起來后,人們也傳言馬死了,正因“若不樣說,顯得大泥坑太沒有什么威嚴了”。不好

      “一年四季,春暖花開、秋雨、冬雪,也但是是隨著季節穿起棉衣來,脫下單衣去地過著。生老病死也都是一聲不響地默默地辦理……但這是大自然的威風,與小民們無關……呼蘭河的人們就是這樣,冬天來了就穿棉衣裳,夏天來了就穿單衣裳。就好像太陽出來了就起來,太陽落了就睡覺似的。”

      由此能夠看出呼蘭河城人與自然的關聯,以及對人生的態度,對活著的態度。在這樣的前提下,在我看來,整個小說一向貫穿著一種“看”的人生觀

      呼蘭河的民間風俗,比如七月十五鬼節,人們紛紛奔赴河邊,看無數河燈漂流的繁華景象,“河燈從幾里路長的上流,流了很久很久才流過來了。再流了很久很久才流過去了”,有的流到半路就滅了,或被岸邊的野草掛住了,越往下流,河燈越孤寂越少了。人們看著河燈飄遠,心里從剛才的歡騰又變為無由來的空虛。人們看河燈漂流,像看著自己的生命。

      秋天搭臺唱野臺子戲時,人們更是從不一樣地方趕來看戲,分散四處的姐妹、父子都能夠借此機會會面。臺上演員唱念做打,臺下百姓胡打瞎鬧。看戲過程中,臺上臺下甚至會突然間轉換主角,臺下的人們真吵起架動起手來,而臺上的戲子卻不為所動,依舊自我表演。持之以恒的名言

      呼蘭河傳讀書筆記(二):

      逛書店,在書架推薦的書目中,看見了一本我熟悉的書,那是蕭紅的《呼蘭河傳》,書的封面是土黃色的,加了很多精美的畫片。而我家中藏有的這本書的封面是黑色的,只有一張作者的小照,憂郁的眼晴看著前方。

      初次看這本書的時候,年齡還小,對于書中表達的深層次的悲哀無所體會,只覺得作者描繪的童年生涯是格外的生動搞笑。慢慢長大,再次閱讀蕭紅的時候,卻從她那字里行間讀出了淡然的憂傷。《呼河蘭傳》由幾節故事組成,看似這些故事是零

      是零落的,形不成完整的線索,但文章始終帶著細膩的抒情。她用一種很散淡的語言來描述荒涼,“我家是荒涼的。我家的院子是很荒涼的”,這種筆調就像有人給她寫的傳記中說到的那樣:這個人的手臂里有內傷,傷到了骨骼,那骨骼就是給扁鵲看,也已經變色。但是她倒背著雙手。她到門外面去,她說天涼,說風大,說橡樹的紅色葉子落了滿地。

      蕭紅的一生是很不幸的,雖然她被魯迅認為是“當今中國最有前途的女作家”,但她柔弱多病的身軀幾乎承受了那個動蕩時代的全部屈辱和苦難:社會的、民族的和性別的;精神的和肉體的。她在臨終時的留言:“我一生最大的痛苦與不幸,都正因我是個女生。”令人心酸。印像中蕭紅總是在路上漂泊,在戰火紛飛中從中國最北方的城市到中國最南方的城市,她總是在行走,而在行走的路上,過往的、留下的,皆又是最寂寞的風景。

      《呼蘭河傳》寫作的時刻跨度很大,在“七七”抗戰爆發時開始醞釀,“八?6?1一三”上海抗戰失敗后開始動筆寫作,直到1940年12月才在香港完成。而這個時期幾乎是蕭紅一生不幸的縮影,她在疾病中還因戰亂顛沛流離;在感情是中深泥淖。她雖被開除出“祖籍”,故鄉也早淪于敵手,但人總是會有一種思返的心理,尤其在對前路深感茫然的時候,這樣的想法愈發的強烈。

      從《呼蘭河傳》的字里行間我們能夠深深地感覺到當時的蕭紅是孤獨、寂寞的。她曾對老朋友白朗這樣說:“未來的遠景已擺在我的面前,我將孤寂、憂郁以終生!”她渴望著從現實的重負中解脫,而這種解脫恰恰是難以做到的,于是,她便想留守著一方童稚年代的美麗的土地,幻想著遠離喧囂的寧靜。

      但是,作者小時候對于荒涼的記憶像是深深的烙印,存于她的思想中。因此整部小說的基調是深沉的、哀婉的。印像最深的那一段是她寫的跳大神:“跳到了夜靜時分,又是送神回山。送神回山的鼓,個個都打得漂亮。若趕上一個下雨的夜,就個性凄涼,寡婦能夠落淚,鰥夫就起來彷徨。那鼓聲就好像故意招惹那般不幸的人,打得有急有慢,好像一個迷途的人在夜里拆說著他的迷惘,又好像不幸的老人在回想著他幸福的短短的幼年。又好像慈愛的母親送著她的兒子遠行。又好像是在生離死別,萬分地難舍。人生為了什么,才有這樣凄涼的夜。”人世間,再多的繁花勝景,終了也難以逃脫最后的凄涼。很平淡的一些句子,卻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悲哀。

      那里的人們似乎都過著卑瑣平凡的生活:“天黑了就睡覺,天亮了就起來工作。一年四季,春雨冬雪,也但是是隨著季節,穿起棉衣來,脫下單衣地過著。”“老,老了也沒有什么關聯。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聾了,就不聽;牙掉了,就吞;走不動了,就癱著。”“病,人吃五糧,誰不生病呢?”死了,哭一場,埋了之后,活著的仍舊過日子。該吃飯,吃飯;該睡覺,睡覺。”小說描繪的日子何嘗不是現實生活中的縮影,過去是怎樣來的,未來又會怎樣樣,生或死,都是自然的規律,該發生的事就那么平靜而自然地發生了,有什么是不該發生的事呢?人們麻木地生活著,一天又是一天。

      我不知道,作者筆下后園的小倭瓜是不是還在年復一年地開著小黃花,但我卻知道,歲月能夠流逝,人會變老,而有些記憶卻永遠都不會走遠。于是我開始向往,向往著去那片黑土地上走一走,去看一看,去感受一下時空的流轉,也許,在此刻與未來的道路上,我們永遠都知道,風景向遠方。

      老胡家的團圓媳婦,也是在大家群眾觀看之下,被認為有鬼附身,以致于最后為了給她驅鬼而被捉弄死了。最后一個人物馮歪嘴子,他也是透過磨房里的窗戶觀看外面的人與被窗外的人觀看。

      小說在寫法上主要采取散文式的文字風格和抒情筆調,敘述靈活,生動搞笑,而且每個章節的資料相對獨立,在敘事上不像故事型的小說前后聯系那么緊密。小說中僅有的幾個人物的故事,也幾乎相互獨立,感覺像寫完一個就過一個,讀者也能夠看完一個過一個。但我覺得,小說一開始,蕭紅就不斷在“看”,看呼蘭河的每一條街,之后看每一家店鋪,最后又看每一個人,但一向沒變的是那種看的態度,不太近也太遠,好像始終有一種適宜的距離,而且總是那么認真,之因此感覺像寫完一個過一個,那是正因蕭紅看完一個就記得一個。

      蕭紅寫出來的呼蘭河城那幾個人物,各自的命運都感覺像是被某種力量驅使著,發生在透明身上的事情仿佛瞎鬧一般。這些人物迂腐而純真,無力但不脆弱,他們察覺不出生命應有的那種絕望,反而有著非凡的生命力。就像孩子們逛廟會時會叫大人買的那些不倒翁,“十分靈活,按倒了就爬起來”,而且是很快地爬起來。無論他們身上的故事怎樣滑稽怎樣喧鬧,但另一方面他們的生活終歸是靜的,始終安安靜靜地過著日子,“狗有狗窩,雞有雞架,鳥有鳥籠,一切各得其所”。

      蕭紅最愛祖父,她出生時,祖父已經六十多歲。蕭紅從小喜愛跟著祖父念古詩,但那個時候她還讀不懂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。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”。祖父詳細解釋了,她依舊不懂:“為什么小的時候離家?離家到哪里去?我也要離家的嗎?等我胡子白了回來,爺爺你也不認識我了嗎?”祖父笑著回答:“等你老了還有爺爺嗎?”

      小說中間有一段寫蕭紅與祖父的生活,充滿童真童趣。我最感動的,是蕭紅一個人在后院里玩耍的那段描述:“花開了,就像花睡醒了似的。鳥飛了,就像鳥上天了似的。蟲子叫了,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。一切都活了。都有無限的本領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,是那么的自由。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,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。黃瓜愿意開一朵謊花,就開一朵謊花,愿意結一根黃瓜,就結一根黃瓜。若都不愿意,就是一根黃瓜也不結,一朵花也不開,也沒有人問它;玉米愿意長多高就長多高,它若愿意長上天去,也沒有人管;蝴蝶隨意地飛,一會從墻頭上飛來一對黃蝴蝶,一會又從墻頭上飛走了一只白蝴蝶。它們是從誰家來的,又飛到誰家去?太陽也不知道這個。”

      這難以忘卻的童年記憶,正是《呼蘭河傳》的創作緣由。祖父過了八十歲就去世了,之后蕭紅離開呼蘭河城開始逃荒。小說完稿于19XX年12月12日,距蕭紅逝世僅不到兩年。

    作文投稿
    骑妹妹